• 中国学术要有自我主张(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2017-06-20 09:50:47)
  • 习近平同志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明确表示:“我们必须走中国的立足点,向国外学习,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爱人类,展望未来,注重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指导思想和学科,系统,学术体系和话语系统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风格,这是一项艰巨的历史任务和光荣使命。在当今时代托付给中国哲学社会科学家。为了完成这项任务和使命,我们的哲学和社会科学必须摆脱西方学术的长期学徒制并形成一种自我主张。学徒制和自我主张意味着中国的哲学社会科学必须经历“文化整合”的运动,精灵们思考和批评;另一方面,这意味着中国的哲学和社会科学必须深入。在中国的社会现实中,我们将努力总结中国的经验,回答中国的问题,发展中国的道路。

    长期保持学徒地位将打消中国奖学金的主观性

    由于资本主义文明的强势地位,中国的后现代学者普遍进入了西方学术研究的学徒阶段。当然,中国奖学金进入这样的学徒制有其积极的一面,使中国学者能够迅速学习西方现代学术发展的有益成果。事实上,正是在这样的学徒生涯中,中国学者在近代开始了前所未有的海外学习过程,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这不仅对中国的现代学术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而且对中国的现代化建设具有重要意义。

    但是,如果任何一个国家的学者要成熟并取得好成绩,他们必须逐步摆脱外部学者的学徒制并形成自我主张。我们要构建的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无疑是一个成熟而独立的学者。因此,它必须基于摆脱学徒制的前提。而且,只有这个前提,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才能指导思想和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形成了自我主张,充分体现了中国特色,中国风格和中国风格。中国学者所经历的学徒制的价值和意义,只能根据中国学者最终形成自我主张的程度,体现其主体性和原创性来进行恰当的评价。加快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的建设,要求我们努力使中国学术在一个特定的转折点成熟,这种成熟首先是摆脱学徒制和形成自我主张。

    当我们强调今天中国学者的发展应该基于摆脱学徒制和形成自我主张的地位时,是否意味着学术孤立主义或封闭主义?或者这是否意味着傲慢的傲慢?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这意味着中国学者的发展必须充分体验“文化融合”的运动,通过这种练习,简单的学习者和模仿者成为思考和批评的主体。在谈到希腊文明的伟大成就时,黑格尔曾经说当时的希腊人有自己固有的传统,面对来自东方的各种主流文化;正是“文化融合”的辛勤工作,希腊人才获得了真正的合法生命,创造了一个胜利和繁荣的时代。从文化的历史来看,我们可以很容易地发现当时的希腊人正在经历一种强大而优越的东方文化。希腊人似乎曾被这些外国文化所压垮。他们的宗教几乎是各种东方宗教的混战。然而,希腊文化并没有最终成为“机械混合文化”或“装饰文化”,因为希腊人牢记德尔福神庙——“了解自己”的传闻,他们开始了解他们的真实需求。我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成为东方的追随者。

    中国有“文化融合”的优良传统

    从世界文化和学术史的历史中可以清楚地看出,文化或学术经验必须经历“文化整合”,并且始终有必要逐步摆脱学徒状态并形成自我主张。如果没有这样的定位,那么根本就没有真正的“文化组合”,有些人只是依靠或盲目地模仿,即所谓的附庸局面。当我们说一个国家的文化或学术正在经历“文化整合”时,它总是意味着它可以使外来事物在一个特定的转折点融入一个自治的位置,否则它只能意味着它。自身的崩溃意味着它无法承受“文化融合”的艰苦工作。

    中国学者的复兴取决于其“文化融合”的成功经验,中华民族的历史表明我们有足够的能力经受住这次演习的巨大考验。中国式佛教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这种“文化整合”范式中,一方面需要广泛的学习,即引进,翻译,传播和越来越深入的研究(以玄to为代表);另一方面,有必要在中国大规模发展。那是根据自己的实际需要(以慧能为代表)使其适应中国民族精神。这个过程的成就如此之高。正如梁启超所赞扬的那样,它反映了中华民族伟大的学习能力,体现了中华民族独立自主的原始能力。

    作为我们面临的艰巨任务,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和社会科学不能建立在“文化融合”的经验基础之上。因此,这项建设任务一方面是宽容的,即广泛的国外学习;另一方面,它必须及时为原始创作做准备,即逐渐摆脱学徒期。关键是要让你学会思考和批评你自己的东西,就像外面的食物必须被消化和吸收来获得我们的身体一样。在这方面,“学习”和“思考”是完全不同的。 “如果你不思考,那么你就不会想,那么你就不会学习。” “学习”就像接受外部食物,而“思考”就像消化和吸收。如果我们在过去100年中在外国学习方面取得了相当大的成果,那么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的任务就是继续“学习”,同时突出“思考”的意义和重要性。性别。真正的“思考”的特点是批判性,而批判性必须建立在自我意识的前提下。只有当批判性思想在学术活动中发挥作用时,中国的奖学金才会表明它不仅是“学习”而且是“有意识的”。换句话说,只有当中国的奖学金在其特定的转折点变得明智和批判时,它才能通过摆脱以前的学徒制国家:中国学者的长期学徒制,给这个学徒一个积极的意义。它并非毫无价值,从中收获的一切都将成为一种自我强化的酿造和积累。

    形成自我主张必须深入到中国社会的现实中

    虽然中国的学术学徒在某个历史阶段是积极的,但也意味着中国学者不成熟。这种不成熟表现在学术上的外在依赖和纯粹的模仿,因此习惯于采用一种教条的思维方式。——只知道一般的抽象原则,总是对自己强加抽象的原则。例如,在中国革命期间,教条主义者将俄罗斯的“中心城市武装起义”视为一般原则,然后将这一原则强加于中国革命的实践。结果只会一次又一次地痛苦。失败。马克思主义的原则是错误的还是俄罗斯经历错了?都不是。某些人的教条主义错了。

    目前,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发展也面临着这样的问题:由于长期的学徒制,由于习惯于学徒的跟随和拥抱,在今天的中国人中仍然存在一种教条的思维方式。学者。主要来自西方学者。对于今天的中国哲学和社会科学来说,要摆脱学徒制并形成自我主张,我们必须摆脱教条主义。这要求中国的哲学和社会科学必须深入到中国社会的现实中,主导的思维方式应该揭示中国的社会现实是基本取向。中国的学术自我主张可以有多种规定,但最基本的规则必须是:深入了解中国社会的现实,总结中国的经验,回答中国的问题,发展中国的道路。要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我们不仅要从西方学术中汲取一些抽象的原理,还要用它来统治中国的问题,经验和道路。虽然仅限于此的学术研究似乎有非常深刻的原则和推论,但它从未接触过中国特定的社会现实,也从未涉及中国社会现实的真实内容。

    由于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需要转向把握中国的社会现实,在建设过程中必须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第一,把握社会现实是一个很高的理论和学术要求,因为“现实”是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现实”(也就是说,可以通过感知直接给予我们的东西),比如“事实”。把握社会现实,就是把握“现实”的本质,抓住一定的必然性。第二,把握中国的社会现实必须包括把握中国与世界之间必不可少的联系,但把握这种基于现实的联系与抽象的“世界观”不同,抽象的“世界视野将抹杀特定的社会现实”第三,当社会现实成为学术主体时,当这样一个主题成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建设的基石时,马克思主义对学术研究的指导意义将得到充分突显,因为没有这样的理论。与马克思主义一样,以一种清晰而彻底的方式,一方面,社会历史的现实——被提升为理论的主题,另一方面,通过其所有的理论活动,它被打开抓住社会现实的学术研究。道路,提供方法论。

    总而言之,建设有中国特色的哲学社会科学是一项艰巨的历史任务。这项任务意味着中国学者需要摆脱学徒制并形成自我主张,而中国学术自我主张则建立在“文化融合”的基础上。为了把握中国的社会现实。这个学术上重要的转折点正在我们眼中出现,并在中国学术界的各个领域得到积极展示;这个影响深远的转折点不是人们可以期待的,而是由中国的具体时代条件决定的。它是近代以来历史实践所决定的。正是随着中国的不断发展,中国学者终于迎来了这个决定性的转折点。习近平同志指出:“当代中国的伟大社会变革不仅仅是中国历史文化大师的延续。它不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简单模板。它不是社会主义实践的再版。其他国家,也不是外国现代化的复制品。找不到现成的教科书是不可能的。“这决定了中国学者也必须形成自我主张。目前,中华民族伟大的做法是在古人开辟一个时代之前。 “这是一个需要理论的时代,当然可以产生理论。这个时代需要思考,当然可以产生想法。”正是这个伟大的时代赋予了当代中国学术界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哲学和社会科学的伟大使命。对于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来说,完成这项任务既是一项任务,也是一项考验。当我们能够真正承担这一重要任务并经受住这一艰苦考验时,中国的学术才能植根于中国的土地,迎来繁荣的枝条,绽放鲜花。

    (作者是复旦大学教授)

    《人民日报》(2017年6月19日,第16版)

  • 上一条:姚双云教授新著《关联标记的语体差异性研究》出版 下一条:姚双云教授应邀赴河南师范大学讲学

    关闭